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澹泊一生

平淡是真 简单最好

 
 
 

日志

 
 
关于我

☆云心无我,云我无心 ☆竹直心虚乃吾友,水淡性泊是我师! ☆无言的纯朴所表示的情感才是最丰富的 ☆爱好音乐、影视、读书、上网。喜欢大海、竹林!向往平静淡泊的田园生活。一切随缘…朋友是另一个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奴隶般的摧残竟然发生在光天化日的法制社会  

2007-06-26 09:35:10|  分类: 感言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读了有关山西黑砖窑的相关报道,心情沉重!我为这一残暴事件所震惊,为我们这个所谓的法制社会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如此无法无天的行为存在而悲哀,为32名农民工“奴隶”而哭泣,为追逐利益而丧尽天良的人们感到憎恨,为我们政府管理部门的“睁眼瞎”和干部们的“无为”而感到可耻,为监督机制的不健全而感叹……8人的痴呆说明了“奴隶”般的生活不仅折磨的是肉体,同时是对精神的严重摧残,我们设身处地的想像一下32名农民工身陷绝境的心路,那是渴望到绝望,何其惨烈,难以想象。老百姓是弱势,有着许多的无奈,他们发自内心的呼唤良知与和谐,呼唤监督与法制。以下转载自新华网的几篇文字,同感。

我为32名农民工“奴隶”哭泣

      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还能发生 ,发生在我们这个所谓的法制社会里。32名外地农民工被骗到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一个由该村村支书的儿子开设的黑砖场打工。他们在这里过着“奴隶”生活,遭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他们没有人身自由,每天面对的是打手们冰冷的铁棍以及狼犬的血盆大口。一人被打死,另有8人痴呆。(2007年6月7日山西新闻网)
   
      看到这些“奴隶”的图片,我的眼睛潮湿了。他们个个遍体鳞伤,只要动作稍慢,就会遭到打手无情的殴打。在这里是没有人性的:砖块的高温还未冷却,打手们就强迫他们去搬去背,怎能不烧伤?没有鞋子穿,却要走在滚烫的窑地上,脚板怎能不烫伤?一年半的时间,500多个日日夜夜,他们就像牲口一样地活着。
   
      应该说,他们还不如农家的牲口,有哪个农民会舍得让耕牛走在滚烫的地窑上烫伤?他们每天早上5点上工,干到凌晨1点才让睡觉;而睡觉的地方是一个没有床、只有铺着草席的砖地、冬天也不生火的黑屋子,打手把他们关进黑屋子后反锁,30多人只能背靠背地“打地铺”;一日三餐就是吃馒头、喝凉水,没有任何蔬菜,而且每顿饭必须在15分钟内吃完。在这样的黑窖里干活,当然是没有工资可领的。当他们被解救后,一个个长发披肩、胡子拉碴、臭不可闻,“身上的泥垢能用刀子刮下来”。令人感到惊骇的是在这32名农民工中,竟有8人痴呆。痴呆了,就只知道干活,没有物质需求,也就是完全的没有思想的奴隶,这是黑窑主最好的奴隶!
   
      其实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二次发生,而是发生得太多了。“寻找财源跑断肠,身不由己去苇塘,一日三参(餐)如恶狼,晚上体(休)息似绵羊,恨天恨海恨天长……”这是一位“奴隶”留在关闭他们墙上的一首打油诗。早在2005年3月16日《华商晨报》就报道了这样触目惊心的文字:在苇场里,工头扒光了老人的衣服,然后,把冰凉刺骨的凉水从头浇到脚,冻得老人直打喷嚏!尽管老人苦苦哀求其饶了他,可工头却拿起竹棍使劲向他身上抽,抽得全身都是红红的伤痕,打得老人“妈呀,妈呀”地直叫……悲惨的一幕幕,每天都在重复地上演,每天都会听到痛苦的呻吟……我无法把这些事例一一列举,那就看看媒体刊登的这些标题《“包身工”的眼泪》、《现代包身童工黑幕调查》、《吃饭计时百名工人跑步奔食堂》……每一篇文章都记着血和泪。
   
      这么多恶劣的事件频繁出现,难道还不能引起社会的关注和警觉?我们不是身处在一个法治社会吗?怎么还能容忍这样恶劣的事件接连不断的发生?当人们较为普遍地享受到人本关怀与和谐社会温暖的时候,32名农民工还生活在类似“奴隶社会”的黑暗之中,过着“非人”的生活。这是社会的巨大悲哀。
   
      曹生村黑砖场位于曹生村东南角,隔一条坡路是三条沟村,砖场就在坡路的顶端。该砖场占地约20亩,没有围墙,从坡路上可以清晰看到全貌;而砖场的对面,就是曹生村村支书王东己的院子。村民们说,如果王东己不是支书,这个没有任何手续的砖场早被查封了,“简直没有一点人性”。王东己是村支书,乡镇干部和派出所片警经常要去他家办事,“那砖场就在支书家对面,又没有围墙,干部和片警会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情况?”
   
      没有任何手续的砖场,为何还能生存?当地有关部门到没到过这个砖场,看没看到这些“奴隶”们?乡镇干部和片警常到王东己家,难道每次来都没有看到这些苦命的“奴隶”?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还是另有其因?
   
     “奴隶”们的那一幕幕镜头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让我不禁泪流满面,心头涌出的是一种悲愤。谁能为这些农民工“奴隶”讨回一点尊严?(洪巧俊)

 

黑砖窑,实乃我们法制社会的奇耻大辱!


      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读罢近来一连串的黑砖窑新闻,尤其是这些新闻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不禁感到触目惊心,不禁要拍案而起,这简直就是今天法制社会的奇耻大辱!

    
      是谁制造了这样的奇耻大辱?许多人一定会说,黑心的砖窑主呗!你看他们拿工人不当人,工人俨然“奴隶”。但是,我们的社会是法制逐步健全的社会,对于预防和遏制此类恶性行为有明确的规定,因而无论这些砖窑主的心怎样黑,都不可能会如此猖獗,甚至在一个省这样的范围内大量存在,近乎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看来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从《劳监部门涉嫌倒卖童工》等一系列涉及黑砖窑的文章不难看出,山西的一些当地派出所、劳动监察部门在这件事情上的作为——要么监管乏力,睁只眼闭只眼装作没事儿人;要么执法犯法,与黑窑主串通一气,同穿一条裤子。

      前者是表层现象,后者是深层原因。

      监管乏力,有消息不“灵通”的缘故,同时也说明工作不够扎实,常常流于形式不能深入实际调查暗访。这是工作作风的问题,需要切实强化工作人员的观念。据了解,当前山西省全省正在开展“转变作风,狠抓落实”活动。而在事情暴露出来后,有些地方的派出所、劳动监察部门不是积极予以处理解决,而是与“黑人”的家人捉猫猫,与黑窑主沆瀣一气,充当他们的帮凶,倒卖童工。今天从一位省级媒体朋友那儿得知,当他前些日子介入黑砖场作报道时,当地县政府主要领导,甚至市宣传部门的领导都和他“打招呼”,其中的意思自然不必明言。这位朋友原以为当地已经分发了工资,妥善解决了工人的返乡事宜,但是昨天早晨又接到工人家属的热线,原来他所了解到的每位工人领到的工资额实际上是这几百名工人工资的总额,分摊每个工人的身上少得实在可怜。这位朋友气愤于这种行为,所以决定继续“揭黑”。

      无论是黑煤矿“见怪不怪”,还是污染企业有恃无恐,或者是今天黑煤窑大量存在,我想,法制社会不患有不法分子存在,最害怕的是监督部门与不法分子狼狈为奸。这种行为说小了会损害民众的权益,往大了说就是玷污了政府形象,贬损了政府声誉,亵渎了法律尊严,直接的结果只会是民众怨声载道,增加社会不稳定因素。这些都发生在山西,作为一个普通的山西老百姓,诚恳地提醒山西省委省政府,以及各级党委政府注意了,虽然“狼狈为奸”者只是极少数,但是其危害性绝不能小觑,必须下大力气煞住这种社会不正之风。

      据了解,目前全国总工会的有关领导正在洪洞,有关部门也采取了相应措施。

      但愿这类奇耻大辱的事情不再发生!(孙宗林)

 

洪洞黑砖场案背后是否还有黑幕

      上月底,山西洪洞县公安局成功解救31名黑窑厂工人。获救工人大多遍体鳞伤,其中8人神智不清。日前,洪洞县黑砖场大案惊动中央领导,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王兆国做出批示。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一行来到洪洞,对黑砖场一案的查处进行督促、调查。 (6月14日《山西晚报》)

      惊动了中央的案件不是个小案件,但就是这样一个大案,在当地有关部门眼里恐怕并不算个事。据报道,目前只有7名农民工有了具体下落,其余的大多数人失去了联系。目前,地方政府掌握的农民工资料存在诸多错误,使得工作难以展开,“补发工资也找不见人”。

      对于这样一个结果,实在令人不解。当初,公安机关成功解救31名黑窑厂工人时,为何不对那些遍体鳞伤、甚至是神志不清的农民工进行具体登记?如果把农民工解救出来以后,就让他们自行回家了事,这不仅是很不负责任的表现,更为重要的是,那些受迫害的农民工就是黑心窑厂主犯罪的证据,不加登记就让他们走人,这不是在有意“销毁”证人,“包庇”犯罪嫌疑人吗?

      可以想象,如果洪洞县黑砖厂案没有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没有惊动中央高层,像这样的案子,最终可能不了了之。黑窑厂的存在本身就是违法的,非法用工,把农民工甚至童工当成“奴隶”,限制人身自由并随意打骂更是一种性质恶劣的犯罪。对于广泛存在的非法用工现象,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平时真的就一无所知吗?如果真的一无所知,那是不尽职的表现;如果明明知道而由于种种原因故意放纵,那就是严重渎职。对于现在解救出来的农民工,出现了“补发工资也找不见人”的现象,人们有理由怀疑:除了责任心的问题外,背后是否还存在者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徐经胜)

 

“奴隶砖场”周围有多少“睁眼瞎”

      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黑砖场大案惊动中央,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总工会主席王兆国作出批示。全总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一行来到洪洞,对查处工作进行督促。工头衡庭汉被定为“公安部B级逃犯”遭到通缉。(6月14日《山西晚报》)

      针对此事,张鸣起表示“非常震惊、令人发指”。这么悲惨的奴役工人强迫劳动事件,地方政权为什么长期看不见?在这种被网友称为“奴隶工场”的周围,有多少人是“睁眼瞎”?除了承包人衡庭汉和打手外,黑砖厂老板能够蒙混过关吗?那些渎职和失职的官员该不该查处?这些都是必须作出回答的问题。

      这个“奴隶黑窑”就在曹生村里,5个打手和6条狼狗看守被骗来的几十名工人。8名工人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1名工人动作稍慢,竟被活活打死掩埋。当工人经常被惨无人道地殴打折磨时,难道没有一个村民听见他们的惨叫声吗?

      村党支部是决定村里一切重大事情的权威,虽然没有政权之名,却有政权之实。遗憾的是,曹生村的支部书记就是这个黑砖厂老板王斌斌的父亲王东己,他当然十分乐意做一个“睁眼瞎”了。

      广胜寺镇的驻村干部知道不知道奴役劳工事件?分管经济工作的副镇长和镇党委副书记知道不知道?镇长和镇党委书记知道不知道?管理企业的政府职能部门,比如工商、经济、税务、环保和卫生等部门,知道不知道?如果知道就是纵容犯罪,如果不知道就是失职、渎职。

      对黑砖窑这类“奴隶工场”,县里和市里知道吗?在那么长的时间里,是不是收到过群众的举报?如果收到了,为什么没有及时认真地进行查处?县里和市里是不是因为拉动GDP而睁只眼闭只眼?

      据报道,“奴隶工场”在临汾和运城绝非一家,还有1000名左右的未成年童工在山西境内“服苦役”。近年来,山西的煤矿安全事故频发,死伤惨重,已经名闻遐迩。现在,山西强迫劳动的“奴隶工场”似乎并没受到惩治,这是为什么?难道完全是GDP害的吗?

      “奴隶工场”这类事件,并不是山西独有,在有些省份也发生过,区别在于各地的认识水平和查处力度。今年1月,北京也有一家砖厂强迫工人劳动,性质同山西的一样。警方是在破获其他案件时牵出的,但是马上就进行了查处。美中不足的是,查处时老板也在逃。

      蚁穴之害,溃堤千里。当不法行为出现苗头时,职能部门和地方党政机关要高度重视,坚决查处和打击,千万不能让它滋长和蔓延。地方官员应该履职尽责,不要什么事情都等待中央干预。(邓尚明)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